Karl Lagerfeld:他重塑了財富的模樣,並讓它成為了香奈兒 CHANEL

讓香奈兒涅磐重生的時尚設計師Karl Lagerfeld,於本週在巴黎去世,享年85歲。

一副黑色墨鏡、一條雪白的馬尾辮、一襲黑色西裝,這是Karl Lagerfeld的標誌性穿戴。作為時裝行業最具資歷、最富有創造力的設計師,Lagerfeld不僅讓瀕臨死亡的香奈兒再度熠熠生輝,即便是在人生最後的時日,依然是香奈兒、Fendi以及自己同名品牌Karl Lagerfeld的創意總監。除了每年為這3個品牌設計諸多系列時裝外,他還是一位備受尊崇的攝影師,拍攝了香奈兒的眾多品牌廣告,同時也是一位圖書出版人。

Lagerfeld的時尚感官幾乎無處不在。在香奈兒巴黎時裝週的秀場上,他為觀眾帶來了冰山和高聳入雲的遊船,並吸引了諸如歌手Rihanna、法國影后Marion Cotillard和英國女星Keira Knightley等這樣的看客入座前排。此外,香奈兒最精細複雜、由裁縫親手縫製的高級定製成衣,也會如期而至到諸如奧斯卡和金球獎這樣的名利場紅毯上,由Nicole Kidman和Emma Stone等一線明星親身試穿。

即便通過最輕描談寫的陳述,也完全可以說Karl Lagerfeld是時尚行業的泰坦。他接過香奈兒的經典設計,不僅將它們周而復始的演繹,而且還讓該品牌變成了現代時裝行業的“不老神話”。比起創造出特定的時尚趨勢,Lagerfeld用衍縫手袋和雙色鞋讓香奈兒的連鎖C標誌成為奢侈品行業的創造者。他重塑了財富的模樣,並讓它成為了香奈兒。

Karl Lagerfeld和香奈兒

在Lagerfeld接手前,香奈兒就已經是傳奇的存在。

1913年,Coco Chanel創建了以她名字命名的時裝品牌香奈兒。作為將球衣面料應用到女裝的先鋒人物,Coco Chanel不僅被視作女性衣物的解放者,她的很多設計都在後來相繼成為了經典,諸如小黑裙、衍縫手袋和香奈兒5號香水依舊在持續熱賣,她本人的生活細節—— 如其與納粹的聯繫—— 也成為了品牌持續吸睛的一部分。

香奈兒衍縫手袋

Lagerfeld,則於1935年生於德國漢堡,但在青少年時期搬到了巴黎。 21歲的時候,Lagerfeld以一件女式風衣贏得了一場時尚竟賽;也是在同一屆比賽中,年僅18歲的Yves Saint Laurent贏得了裙裝冠軍。在1964年成為法國時尚品牌Chole的設計總監前,Lagerfeld曾在Balmain和Jean Patou待過一段時間。同一年,他便又接過了意大利時尚品牌Fendi的設計總監職位。

1971年,Coco Chanel去世。到了1982年,因為業務的停滯和縮水,香奈兒幾乎成為了一家香水公司。次年,在該品牌最困難的時候,Lagerfeld選擇了離開Chloe並接手香奈兒。彼時,留給他的挑戰不僅是留住忠實客戶,更是現代化該品牌。 Lagerfeld沒有讓客戶失望,他的首個系列不但贏得了媒體的積極反饋,更收穫了很多老客戶的讚賞。

1985年,《紐約時報》稱讚Lagerfeld成功將香奈兒的形象塑造地更現代化了。 “他重塑了西裝,為服飾重新上了色,並將融合了中肯和當代風格的編織帶到了時裝行業。更棒的是,他讓那些說’Coco Chanel不會這樣那樣做’的反對者閉上了嘴。”

他浮誇但噱頭十足的秀場也引領了現代時尚行業的風潮。在巴黎時裝週上,他將巴黎大皇宮改建成了沙灘、機場、小酒館和賭場。 2002年,他發起的“Métiers d’Art”藝術展將與香奈兒合作的那些藝術家送到了閃光燈前方,並在達拉斯、上海、薩爾茨堡和紐約的大都會博物館相繼舉辦了多場展覽。在Lagerfeld任期中,香奈兒2007年的銷售額達到了40億美元,到了2017年,這個數字又飆升至了100億美元。

香奈兒巴黎時裝周秀場

事實上,Lagerfeld不僅造福了香奈兒,他還為時尚行業帶來了創造性的影響。根據《紐約客》的報導,包括Tom Ford時期的Gucci、John Galliano的Dior、Marc Jabos的Louis Vuitton、Alber Elbaz的Lanvin、Nicolas Ghesquiere的Balenciaga和Christopher Bailey的Burberry等奢侈品品牌,都受到了“Karl Lagerfeld魔力”的影響。

在流行文化中,香奈兒則是富裕的年輕女孩和多金的中年女性的財產。在《獨領風騷》中,影后Cher會拿著一個香奈兒的水壺袋去健身房;在美劇《尖叫皇后》中,甚至有一個叫“香奈兒”的角色;而在《穿普拉達的女魔頭》中,Anne Hathaway飾演的Andy則在大換裝後蹬著一雙香奈兒靴子。

Kate Spade衍縫手袋

Lagerfeld為香奈兒的設計,自然也啟發了一眾高街山寨者,例如Kate Spade和Aldo的衍縫手袋,或者Forever 21連鎖店裡那些在腳趾部分被刻意設計成黑色的雙色鞋,都多虧了Karl Lagerfeld這位傳奇設計師。

Karl Lagerfeld與他的“邪教”

和美版《Vogue》的主編Anna Wintour一樣,Lagerfeld是時尚界少有的能夠同時影響流行文化的人物。究其原因,很大程度上可能還是因為他與眾不同的外形,而這也讓他輕鬆成為滑稽模仿作品或萬聖節的目標,甚至於,Fendi還推出過一款使用了他形象的毛絨玩具。

1982年,在接受《紐約時報》採訪時,Karl Lagerfeld說他“寧願被叫做膚淺也不願被認為聰明”,因為大多數聰明人都很無趣。他還曾透露,自己曾將自己15萬本書裝進了比亞里茨的一幢豪宅里,但因為不常住那裡最後不得不賣掉這座房子。在2007年《紐約客》的採訪中,Lagerfeld還展示出了自己過分理智的一面。 “一座公寓裡最重要的家具是垃圾桶,我從來不會歸檔任何東西,不會是草圖、不會是照片,也不會是衣服。”

Karl Lagerfeld x H&M

儘管香奈兒走的是精緻昂貴的高端路線,Lagerfeld卻也會時不時參與到大眾產品的設計中,例如他曾與自己摯愛的飲品健怡可樂合作,並為後者設計過限量版的瓶身。 2014年,他還和高街品牌H&M合作,設計了一系列秒光的服裝。另外,他還和美泰合作,推出過售價200美元的Karl Lagerfeld芭比娃娃,也是秒光。

對於時尚行業而言,儘管Karl Lagerfeld已離世,但他鑄造的影響將注定繼續成為這個行業的一段佳話。對於Lagerfeld自己而言,他不光是香奈兒、Fendi和Karl Lagerfeld的創意總監,更是用一己之力拯救了整個行業的泰坦功臣。

本文標題:《Karl Lagerfeld:他重塑了財富的模樣,並讓它成為了香奈兒 CHANEL》,本文鏈接:http://www.merotea.com/archives/239.html